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休闲小说
| 恒峰国际揭秘!摇滚天后 | 2018年下半年还有七部 |

路遥小说全集漫步在鸟城的边缘

投递时间:2018-09-14 19:24:39感谢『』投递来源:

[导读]中国人。

  青年作家欧阳德彬的中篇小说《山鬼》是“第六届全国高校征文大赛”的首奖作品。乍一看题目,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屈原的《九歌》。《山鬼》出自《九歌》的第九首: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描写的是一位含情流盼,温柔可爱的女山神。待读罢小说,方知此山鬼非彼山鬼。

  小说讲述的是来自鸟城的青年沈枫游荡到某地山脚下的一处小镇,遇到的一些亦真亦幻的人,听到的一些亦虚亦实的事。好的小说是以实写虚的。说实话,山鬼算不上一个非常高明的隐喻,文章的绝妙之处在于作者构造了“鸟城”这一名词。菲茨杰拉德说:每个人的青春都是一场梦,一种化学的发疯形式。而梦和疯狂,正是文学创造力的两个核心要素。所以“鸟城”的诞生应当是拜作者的梦和疯狂所赐吧。

  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我们许多的文学作品在弹奏着一个共同的主题:进城。四面八方的人都想冲进城里,路遥《人生》里的高加林,高晓声《陈奂生上城》里的陈奂生,刘庆邦《到城里去》的宋家银,方方《涂志强的个人悲伤》里的涂志强……这些城外人在洞悉了城乡的巨大变奏和强烈反差之后,发出了内心最热烈最真切的呼告:进城!

  然而在四面高歌“进城”的浓烈氛围之下,欧阳德彬笔下的主人公沈枫,在浅尝了追逐的心理艰难和短暂的灵魂阵痛之后,却选择成为一位在城市边缘的漫步者或者说是徘徊者。“流浪少年好孤单,却又不想长时间待在一个地方,像是在寻找什么,又不知在寻找什么。也不能老待在一个地方啊,难道一辈子做身份卑微让人瞧不起的农民?还有像爹说的那样,老老实实打个工,跟村里的好青年一样,别整天流里流气地乱跑……沈枫感觉到爹娘已经对他失望了,还有爱过他又离去的女人,他们都常善意地指责他,那么大人了,咋就不能现实点。他有什么办法,村庄荒芜,从一座城到另一座城,哪有可心的落脚之地,又不甘心将就。”

  从农村到城市,这是一场并不轻松的精神跋涉。“沈枫离开家乡四处漂泊的这十来年,所见所闻和领受的苦难改变了他,让他常常感到莫名的焦虑和恐惧,才受过惊吓的兔子一般有个风吹草动就选择离开,像是永远也找不到一个可以安顿下来的草窝了。”同时,我们在字里行间不难体味出主人公那种无奈以及不甘于被庸常驱使的无言抗争。“他(沈枫)就读的鸟城大学也不会在他毕业的时候收留他,让他当一名梦寐以求的大学老师,一星期讲上几堂课,有大把大把的空闲时间属于自己……他又受不了每天去坐班,受人使唤,看别人脸色。一个经常想要像山鹰一样飞翔的人,哪里能受得了那种束缚……沈枫想着会不会有一天,自己找来一把剪刀,剪断城市里的所有牵绊,到这深山里来住,养养土鸡,种种木耳。路遥小说全集可现在他心里还有太多的欲望,其中的很多只能在城市中实现。走到天涯海角,心里也有一座舍不掉的城池。”这些剖白无疑更是让我们窥到了主人公乃至作者本人更深层次上的灵与肉的交锋与冲突。城市对主人公沈枫来说,感觉就是“我觉得你看我时很远,你看云时很近。”因此,欧阳德彬将笔下的城市冠之以“鸟城”之名。这个调侃中透着无奈,虚构中粘连着写实的“鸟城”,其独特内涵和高辨识度在它见光的那一刻起,便注定了会使读者深深地记住它。

  文学评论家谢有顺说,文学所表达的,有时正是一种精神的偏执,一种片面的真理,它要证明的是,人的内心还有不可摧毁的力量,还有不愿妥协的精神。它试图呈现出一种存在的纯粹状态。欧阳德彬通过《山鬼》正是尝试展现在鸟城内外的两种不同的存在状态,文字间垒砌起来的形而上的生命意味以及现代意味,不曾因语言与想象的过于戏谑而有所衰减和损耗。

  一个作家,如果没有一颗孤寂而强大的灵魂,怎能奢望他写出伟大的作品?作为一名在城市边缘的孤独的徘徊者,欧阳德彬用他孤寂的文字,锲而不舍地砌着他的宏大而辉煌的“鸟城”。

  深圳是个没有历史负担的城市,恰恰是这种没有负担,或许会成为它的不能承受之轻。难怪有智者一眼洞穿,生出感慨——深圳这个地方很奇怪,这里的人,好像都没有前世,只有今生。欧阳德彬创建的“鸟城”适时地应运而生,来见证这座城市今生所有的举重若轻。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共0人参与,点击查看
[!--empirenews.listtemp--]
评论者:baihua [!--pltime--]
[!--pltext--]
[!--empirenews.listtemp--]
登录名: 密码: 匿名
 
 

每日推荐

本类最新

活动

本类排行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