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通俗小说
| 恒峰娱乐平台武侠小说 | 金庸小说成现实 武当昆 |

严歌苓短国外短篇小说推荐篇小说《大歌星》 专题介绍

投递时间:2018-09-20 01:31:50感谢『』投递来源:

[导读]中国人。

  我就是这么一个很不确定的人,也是对语言的敏感好奇让我希望自己不是局限在一种语言里。在全世界住过那么多地方和国家,才会形成了对不同地方语言的比较。

  出国后的严歌苓不仅创作了一批移民题材的小说,同时还有大量反思故土的作品。移民的身份使她能融合中西方视野,跳脱民族政治圈话语的清醒。作品中不仅有中国传统文化的根基,又有人性观作为反观故土的着眼点,使她的中国记忆小说增添了文化深度,同时,多样的题材、新颖的语言以及创新的叙事模式,在内地作品中凸显出卓尔不群的审美品质。

  胡同第五家,十号,住着三兄弟,最小的叫郑小三儿。整条胡同的街坊都拿他来发牢骚骂社会:当今什么人能发?郑小三儿那号玩艺儿!十号原先是个两进的院子,住七户,两年前院子归了郑小三儿,他买了。不久就再没见十号的住户上胡同口的茅房,他们一家有了一个抽水马桶。光马桶郑小三儿一月收他们七十块,房钱另算。两年里头,七户全搬了。街坊们当面就说郑小三儿:你真缺德--人家住了几十年了,末了还是让你撵了!

  他车出胡同了。从他家的胡同到天桥剧场开车最多十分钟,他绝不肯走路或骑自行车。走路或骑自行车跟他这一身皮尔卡丹西装搁一块,就是笑话。与他今晚的出门目的更不对路。他衬衫口袋里有张戏票,是一个全世界最大歌星演的歌剧。今早他坐在抽水马桶上读《经济日报》时猛出了一身汗:他突然忘了这大歌星的名字。

  两个月前天刚热那阵,他铺里进来个女孩。她个儿偏高,有点驼背,穿一件深蓝的T恤,腿上是白短裤。最让郑小三儿注意的是她的脸色--有点脏、旧,因此衬得一对眼睛格外干净。很难见到一个像她这样脸色自然的女孩;自从各种粉底进口,北京街上跑的都不是女孩子,都是曹操。这女孩的眼睛也讨他喜欢:一对单眼皮,因为郑小三儿成天买假货、卖假货,他对仿双眼皮、仿高鼻梁实在受够了;来了这么一对单眼皮,他觉得心里舒服得像给熨了一下,摺子都熨平了。

  不过手头没有。他说。郑小三儿从来不说没有,只说:手头没有。他能钻营,半天时间就能变没有为有。最近两天,已经有五个人打听过这部辞典,他都叫他们留了电话,他保证一旦手头有,就通知他们。他的原则是只要有五个人打听一样东西,他就上天入地,找去。五个人都急需的东西,就证明一个潮流到了。

  你挣了我的饭钱!下月我伙食费都没了!她说。然后她开始掏钱:连个钱包也没有,左一把右一把地掏了一台面钥匙、硬币。他数出六张十元钞票,她说:就这些了!

  他看着她。她急成这样也不朝他使媚眼。他知道自己不值她的媚眼,她即便有那份媚也轮不上他。他身体瘦小,最近几年的好日子一下子消受不了,全堆积在肚子上;似乎他身体是他的历史而肚子是他的现实,谁也不否定谁的存在。郑小三儿明白她什么都肯给他,除了妩媚。

  他不信她的话:值五十块美金的东西没有他不知道,不经手的。但他说他知道。对这类事的知与无知象征着档次。这女孩既来邀他看戏,证明她没把他看得太低,他不能辜负她的抬举。因此在她手舞足蹈介绍这个大歌星时,他带出一丝不耐烦的微笑,抢在她结束一句话之前点头,表示她这番口舌是多余的,他一点也不比她知道得少。他甚至没听她在讲什么,他在想去剧场那天他该穿什么。

  剧场门口早就没地方停车了,郑小三儿只好把他的奥迪停在五百米之外。刚出车门,两个浑身汗臭的男人上来问:您有富裕(注:富裕是北京话,意为多余。)票吗?一看就知道他俩不是看戏的。他俩肩抵着肩,像两个球员在裁判手下等着争球。

  他赶紧脱身,向剧场大门走去。路过一家冷饮店,他往大玻璃镜中瞟一眼,然后缩缩肚子,架起肩膀,把皮尔卡丹在他西服上的设计疏忽都纠正了。他再看一眼,认为还可以再添些风度,他便从衣袋里掏出一副白金细边眼镜,架到脸上。

  他心里突然一阵痛苦。像是一头猎犬被禁制而不能扑向猎物,那种对天性背叛的痛苦。他听着自己的脏腑深处渐渐发出猎犬的震颤的低吼。还有五个台阶,就是那扇门--金的框,晶亮的大玻璃。里面像个殿堂,大理石的地、吊灯闪烁的天。先进去的人们都表情隆重、穿着隆重地聚在那儿,像是等待皇室接见。在那玻璃门里面的人对门外人的厮杀毫不感兴趣,甚至没有意识到这场厮杀的存在。

  台阶下的人群早已留神到这里的苗头。他们很快包围上来,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把手伸向郑小三儿,只见那半条胳膊的手镯子狂动着。她叫着:我给你一百五!一百五!她五指攥紧,钞票在拳心里。

  郑小三儿看出这人的来路。他不属于大门内的人们,他是自己的同类。假如他肯以一百六买下这张票,那么这票的实际价格会远高于一百六。随着开场时间的迫近,人群的理性在迅速失去。这是大歌星在北京的最后一场演出。人群被生死离别般的绝望弄得越来越歇斯底里。

  那哥们儿恨不得扇他个大耳光。他不忍心看郑小三儿继续压榨这群人,或不忍心看人群最终被郑小三儿惹恼,离他而去。他扯住郑小三儿的袖子:这一开场票价就跌!……你他妈傻帽儿啦?

  音乐变得柔和,充满诱惑。郑小三儿突然感到肚子一阵饥饿,他今晚为看这场歌剧兴奋得忘了吃饭。他还深怕装了面条的肚皮把皮尔卡丹西服绷走了形。他这几个星期来一直等着的--心诚意笃等着的绝不是到这宫殿的大门口,出卖他进入宫殿的权力。啊,绝不是的!那些坐在宫殿内的人或许比他更短缺这两百美金。

  《大歌星》中的郑小三儿是个生意精,但对女大学生给他的歌星演唱票却不信它值五十块美金。在进剧场前才知道这票真有赚头。只差五步就进入剧场的当儿他走不动了.攫取金钱的欲望使他与众多买票者展开了机敏、凶狠、涂净慈悲的戏票拍卖,贪婪地榨着买祟者给出他认为的最高价。可当场内传出柔和的音乐时,郑小三儿却决定放弃赚那二百美金的票钱。在挣钱与欣赏音乐、卑下与崇高之间.他选择了后者。

  ...在短篇小说中,严歌苓对人性深度的刻画是含蓄的、隐性的。它没有大起大落的情节,也没有长篇小说那样有长长的内心独白与心理分析。她多用凝练的叙事笔调把故事讲完,人性的蕴含需要读者慢慢体会、揣摩。国外短篇小说推荐正如陈冲说的:她的小说有提炼,有升华,有思想性.故事在表面上是一个样,认真思考后会有截然不同的体会。作品里有内敛却义冲突性十足的人性,很深层,不是普通人写得出来的。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共0人参与,点击查看
[!--empirenews.listtemp--]
评论者:baihua [!--pltime--]
[!--pltext--]
[!--empirenews.listtemp--]
登录名: 密码: 匿名
 
 

每日推荐

本类最新

活动

本类排行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