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通俗小说
| 好消息!保定通APP【热门 | 花开锦绣吱吱小说吱吱 |

恒峰娱乐首页中外作家探讨现实主义题材儿童小著名儿童短篇小说说创作

投递时间:2018-10-28 22:29:49感谢『』投递来源:

[导读]中国人。

  2018年8月23日,接力出版社在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上举办了“大家一起做好书·真实的力量——现实主义题材儿童小说的新状态”主题活动。中外儿童文学作家、画家齐聚展开了一场有关现实主义题材儿童小说创作的讨论。

  接力出版社总编辑白冰认为,近年来中国的儿童文学创作缺乏对现实生活的描写,创作者也普遍缺少写实功底的训练。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以来,少年儿童的生活成长环境以及他们的精神世界有了很多非常新鲜的变化,这些都是需要创作者去开掘的厚土。相比幻想文学,现实主义作品用细节再现真实的世界、刻画人物,具有独特的艺术魅力,所以我们希望有更多的少年儿童读者能够感受到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力量。也呼唤更多的作家,关注现实题材,创作出更多优秀的现实主义作品,书写真实的世界,回应时代的需要和当下少年儿童对于写实小说的阅读需求。

  俄罗斯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尤里·涅奇波连科从两个方面解释了为什么需要现实主义儿童小说。一是现实主义小说与儿童成长的心理紧密相关。二是现实主义儿童小说会促进代际之间、家庭内部的沟通和理解。这两点的论据是,读者根据作者所提供的材料来塑造自己的世界,并激发出读者创造的欲望。童年时代是通向一个人内心的钥匙。儿童作家写的关于自己童年的故事,当大人读后会想起自己的童年,并把自己的童年讲给自己的孩子听。这样一来家庭里就出现了一种创作的氛围和环境,这种氛围和环境有助于代与代之间的相互理解,这就是现实主义的力量。

  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国际安徒生奖获得者曹文轩说,在巴西文学史上有一位举足轻重的现实主义作家若热·亚马多,在谈及他的代表作《可可》时说,“我立足在这本书里头,用最低限度的文学性表现最高限度的生活”。现实主义的精神是人类文学史的魂,古今中外的很多文学经典,都是现实主义精神的产物。辽阔、广漠、深邃,俄罗斯文学更是如此,我们津津乐道的那些大师,比如托尔斯泰,普希金,以及后来的高尔基等人,都是现实主义精神贯穿了一生的创作,但上个世纪中期这些精神不再被强调了,崛起的是想象,虚构,幻想这些词。现实主义精神的淡化是事实,中国当代文学缺乏想象力也是不争的事实,这么多年之后我看到了问题的另一面,当我们将全部的注意力放在虚构、想象之上的时候,我们的目光渐渐地从历史、现实之上挪开了,而殊不知现实主义才是我们创作的根本之源,发生的这些故事是任何虚构想象都无法比拟的。

  自然文学作家格日勒其木格·黑鹤在谈及自然文学动物小说的真实性时说,动物小说首先是杜撰的,然后所有细节是真实的。一直以来,黑鹤创作的动物小说作品是以中国北方的呼伦贝尔草原和大兴安岭森林为背景,他了解这片土地和生活以及在这片土地上的各个民族。在创作关于蒙古马的长篇小说《血驹》时,只是搜集素材就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期间走访了呼伦贝尔草原上很多的牧马人,还送给每位采访过的牧马人一双马靴。之所以这么做,就是希望得到最真实、最具有震撼力的细节。而这些细节,是坐在书房里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的,只有那些真正成年累月与蒙古马生活在一起的牧马人才会清楚。黑鹤还讲述了创作《鄂温克的驼鹿》过程中的细节,他拿出一个袋子说到,在森林里摇晃这个袋子,驼鹿听到这个声音就会跑回来,因为这里面放的是盐,驼鹿很喜欢吃。所以我们想要召唤驼鹿就摇晃这个袋子,用喊是召唤不来的,这就是北方森林里的真实。

  黑鹤认为,动物小说的真实性就在于所有的细节都是符合动物的自然属性。当然,在文学创作中加入作者的想象完全是可以的,不过,无论如何底限是不能违背动物的自然属性,否则就会成为动物魔幻文学或者动物童话。

  俄罗斯插画师,戏剧艺术家兼导演叶甫根尼· 波德科尔津从插画艺术的角度探讨现实主义的创作,他认为现实主义分为两个方面,一是形式上尽量去模仿外在的真实,另一方面是来自心理的真实感受。所以插画也从本质上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完全真实的再现作者所表现的内容;另一种是联想式的,通过变形、风格化的描绘,做更高级的,更加具有想象力的阐释。但是,为什么说戏剧化艺术表演的方式可能更为真实呢?就是因为它们更大限度地调动了读者更为真实的心理和情感。

  俄罗斯儿童文学作家弗拉基米尔•济斯曼认为,成人在信息接受上有优势,可能话说到一半就能明白,是因为成人有足够的知识储备。但孩子在情感方面比成人更敏感,如果通过暗示,他们也能很快理解所要传达的思想。当我们给孩子讲民间童话的时候,有些故事虽然非常恐怖,孩子们还是会接受的,但对有一些经验和知识的成人讲反而变得不能接受了。我做音乐书籍的原则是按照“交响乐团原则”来做的,不是建立在文化的基础上,而是建立在非常自然的基础上,就是真实的基础上,让每一个部分都会有感兴趣的读者,包括成人,也包括儿童。

  著名儿童文学作家、评论家、《人民文学》副主编李东华认为,当下儿童文学的现实主义写作面临的挑战和困境,就是儿童文学作家和这个时代的儿童存在着隔膜。首先,网络时代和全球化的快速推进,使儿童的经验出现了同质化的倾向,儿童经验在趋同中又产生了更为巨大的差异。比如,留守儿童与城市儿童经验的差异;伴随科技快速进步和经济飞速发展,社会变化空前迅速,造成了成人和孩子间代沟的加大加深;不断暴露出来的独生子女的心理问题等等。而这种儿童经验的差异性在当前儿童文学创作中体现得远远不够。面对当代中国式童年,作家们过往的经验有可能不足甚至失效。解决这个难题没有捷径可走,必须像考古学者或者社会学者那样下苦功夫、笨功夫,长期和孩子们生活在一起,了解他们的生活和内心世界,而不是依靠蜻蜓点水、走马观花式的采访。

  俄罗斯翻译学院代表,莫斯科大学中国文学教研室教师,青年汉学家,入选“中俄互译出版项目”的王安忆《长恨歌》译者玛莉娅•谢梅纽珂谈到,俄罗斯的现实主义文学很悠久,这也影响到俄罗斯儿童文学传统,并且今后现实的儿童文学还是会越来越有影响,特别是现在的孩子的世界观和眼界会越来越宏大和宽阔。拿俄中的关系做例子,可以看出现在小孩子不仅应该对自己周围的日常生活有一些了解,也应该了解一下非幻想的、世界的各种民族各种文化。

  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副总干事罗向京从版权许可的方面谈了现实主义儿童文学的情况。现实主义儿童文学的需求长盛不衰,从中国现在儿童文学的先驱们所开拓的中国儿童文学道路,实际上是以现实主义为主流的。无论是老一带的像叶圣陶,冰心,林海音等等老一代的儿童文学作家,还有像现在著名作家曹文轩等,还有像王璐琪等年轻的新生代的作家,他们的作品都十分注重对现实的反映。这些作品在市场上和读者中有很大的需求,版权交易一直十分活跃,许多经典的名篇也被选入中小学生的课外读物中。另个,从现实来看,现在的现实主义儿童文学主要是针对低龄阶段,特别是12岁青春期以前的儿童的,但适合初中生和高中生读的精品可以选择的余地不是很大。儿童文学虽然是写给儿童读的,但实际上更多是家长和学校来选择作品,那么社会、家长、学校的需求和儿童的需求,是否是同步的?这里面还有很多的问题值得思考。

  接力出版社儿童文学事业部副总监王莹介绍了接力出版社现实主义题材儿童小说的出版情况。接力出版社一直以来非常重视现实主义题材儿童小说的出版。无论从体量还是选题上都初现规模,在原创儿童文学板块,有安徒生奖获得者曹文轩先生反映乡村现实生活的短篇集《阿雏》;反映当下小学校园生活的《绝对一年级》;反映当下农民工子弟、离异家庭等特殊少年儿童群体的《一个姐姐和两个弟弟》《丫中和丫串》;反映城镇变化中少年现实生活和丰富内心世界的《孤单的少校》;基于真实生活体验和观察的自然文学的代表“黑鹤动物文学精品系列”;以及反映当下少数民族儿童生活的“彩虹鸟少数民族儿童文学书系”,包括王勇英描写苗族生活的《花石木鸟》、左泓描写赫哲族儿童生活的《五色树》《萤火虫河谷》等等。引进儿童文学作品中,有反映二战时期生活的《狼洞》《橱柜里的女孩》等;有古田足日“一年级大个子系列”等。

  她还透露,首届“接力杯金波幼儿文学奖”、“接力杯曹文轩儿童小说奖”颁布之后,接力出版社将重点推出“金波幼儿文学奖”金奖作品——郑春华的《米斗的大计划》,“曹文轩儿童小说奖”金奖作品王璐琪的《给我一个太阳》,银奖作品许廷旺的《黄羊角》和马三枣的《良夜灯火》,铜奖作品梁贻明的《羊儿在云朵里跑》等现实主义题材力作。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共0人参与,点击查看
[!--empirenews.listtemp--]
评论者:baihua [!--pltime--]
[!--pltext--]
[!--empirenews.listtemp--]
登录名: 密码: 匿名
 
 

每日推荐

本类最新

活动

本类排行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