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张佳玮专栏:中国古代小 | 十大经典穿越小说 |

细说《水浒传》里的捱光计:大官人是怎么发家致富的?

投递时间:2018-09-20 01:28:26感谢『』投递来源:

[导读]中国人。

  【作者简介】冯地模 ,1952年生,籍贯重庆万州,铁路退休职工。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重庆市作协、美协、电视协会会员,重庆文学院首届创作员。

  引子:绝对在传统36计之外,见于小说《水浒传》里面淫媒婆王干娘的引申运用,而且卓有成效。按照理解,“捱(ái)光”在宋时候意指偷情。

  大家都知道,中国老百姓经过动乱的五代十国之后,宋初开国之君建立了一个不同于汉唐的政治体制,发展文化经济,与少数民族和平共处,随之而来是人的生活方式有了质量改变,许多人都善于从平常的职业当中发现和创造乐趣,开拓属于自己的生活意境,更多地求得人性化生活,也有些人饱暖思淫欲,包括男女关系的改变甚至放纵。读读《宋人平话》里的故事,可以明白许多。

  譬如生活在山东阳谷县里的西门单名一个庆字的大官人,就是这么一位思想感情上的闲人,观念上的开放者与传统道德的破坏者--言而总之,更是流传在现在文化小说《水浒传》《金瓶梅》故事的反派大坏人,捱光计的参与者与悲剧收场的主角之一,站在什么角度,这个初看可亲实际可怕可憎最后可敬的美男子,都值得再认识批判和认真分析的。审丑,什么时候成为文化艺术上的一股潮流,喜欢讨厌也罢,与真美善对立相辅相成。

  西门是个复姓,出身于阳谷县一个不起眼的土老财家庭,西门庆字四泉,文化程度大约读过私塾《四书》《五经》,脑壳聪明但是贪玩使坏,是个气晕老先生、怄死父母亲的角色,考试科举成绩不足,写写算算登记豆芽账绰绰有余,略习武功枪棒拳脚。

  长大以后他交朋结友吃喝玩乐嫖赌秦楼楚馆,勾心斗角凶狠使诈乡里更是出名,同时自己具备金钱头脑交际手段,在家庭破落父母亲亡故之后,很快成为中国16世纪资本主义萌芽阶段时期的新型商人--开始长途贩运丝绸布匹。接着江湖走标船卖私盐,放高利贷官利贷。最后回归县里,开了地方最大的药材行店铺,真是日进斗金的地头蛇兼暴发户兼任山东省的提刑官,手眼通天著名奸臣蔡京是其干爹。

  县太爷见到他也是毕恭毕敬远远唤声西门兄,早上吃过了吗?典型的地痞恶霸官僚淫棍,老百姓更是无人敢惹敢撩敢问,视为大虫老虎一只。

  提刑官全称提点刑狱司长官,是宋代特有的一类官职名称,相当于现在负责法院检察院案件审核或者监狱管理方面的领导。可以怀疑是西门庆钱捐的一项虚位,名义荣誉,否则他不会闲得乱逛街市,无所事事地追逐漂亮青春的美女。

  但是,西门庆为人的坏有个度都不过分。他年纪轻轻貌似潘安,穿着朴素干净得体,态度待人平和言语温顺,偶尔与邻居乡亲龙门阵还帮忙力所能及,借张三几文钱吃早点,帮李四还夜晚若干赌债,刘老太婆死了老头没有棺木收敛,也打发一点,但是人情债以后必须偿还,你自己记住。

  看见一般女人礼貌让先,绝不露登徒子的半点馋状贱相;赚钱可以巧取绝不豪夺,可以帮朋友打赢官司但不赶尽杀绝,交接官府大臣但实际距离政治纠纷;可以较量武艺谈论拳脚但远离生死擂台,注意少介入江湖是非仇怨。

  青楼经常光顾限于喝酒调情,喜欢雌儿玩耍讨厌强占--中意火到猪头烂的贴意纠缠,享受结果同时珍惜销魂的过程。强扭的瓜不甜,容易到手的芙蓉花不香,信奉有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的道理。

  仔细掂量,永远到不了嘴的肥肉叫人三餐难食睡觉不稳,望而不得的踌躇辗转心里猫儿似的爪子挠刨微痛痒痒,也是境界状态也是心理享受,是吧。但是,为伊人憔悴教人死去活来可以,只是人生时间宝贵耽误不起。正是:

  西门庆的正妻当是大户人家明媒正娶女人,喜欢吃醋拧酸的雌老虎一病归西,剩下几个小妾歌舞姬姿色有限,早已经厌倦,托人做媒另外选择女人,不是模样难入法眼就是蠢比母猪,不懂字墨文化不明风月不会知情识趣,坐在一起味同嚼蜡简直浪费自己青春大好时光。

  合当有事,那么一天天气很好阳光明媚,饭后出门喜鹊闹闹喳喳便感觉心情大佳,官人无事闲逛嘴里思想戏台上面的美女貂蝉,仰面唱曲当口,到了紫石街中,街楼上面抛下一物端端击中他的后脑,掉了头巾还火辣辣地疼,摸有血浸出。是一带叉的竹竿,楼窗正在收闭有人退缩,大约想逃避责任。

  正待破口大骂哪个狗日不长眼睛,窥见那扇窄窄的窗户洞开,探出一个天仙似的美人头来,莺声燕语般牵系求求柔软口吻喊,奴家失手官人休怪。小说原本这么描写的,那人立住脚正待发作,回过脸来看时,是个生得妖娆妇人,先自酥了半边,那怒气便直钻过爪哇国去了,变做了笑吟吟的脸儿。

  妖娆妇人赶紧下楼赔礼道歉,奴家一时失手官人休怪。西门庆彬彬有礼,手整头巾曲腰致意,叫莫得关系,娘子忙您请便继续工作。情况偏巧被旁边开茶坊的王婆婆瞅见,男女一起眉来眼去就是由头,况且都熟识楼上是炊饼武大的浑家骚货,下面是有钱财主喜欢漂亮妞儿的耍耍客西门官人,这么卿卿我我你谦我让,就财富故事,于是插科打诨,兀谁教大官人打这屋檐边过?打得正好。

  西门庆还是与美貌妇人对白,倒是小人的不是,冲撞娘子,休怪。妇人将这个风流男子一再眼睛掂量,不禁露出温柔哀怨淡然道官人不见责便好。(正应了一句俚语:人家的男人是男人,我家的男人是拖神)。西门庆露呲言笑,大大唱了个肥诺(古时候男人行礼的一种方式,嘴里答应着是是是,表示尊敬对方吧),连称小人不敢。

  该离开了,逢于萍水,还不了解彼此况且周围群众许多双眼睛盯着,事情不能够过,西门官人唯唯诺诺着离开,仿佛是自己的不对,摇摇摆摆踏着八字脚告白。可是,实在忍不住要回头张望,想将美女的声容笑貌勾画心头,一帧帧装订成册回家时时欣赏,以慰自己以后的相思之苦。

  还说自己老清河县人,路路通门门熟,想不到紫石街楼为人雪藏着天姿国色美人,看来还并非大户人家妻女,必须打探清楚,否则我西门庆真害相思死去,找不到收魂的冤家苦主,况且也不是咱西门的个性。

  有人讲,宁教我负天下女子,休教天下妇人负吾,是撩妹古今不变的信条。再说,妇人生得美貌且打扮风流入时,那腰姿那带钩子眼神自不是安分良人,老天怜见,我们想必还有见面机会吧。

  还是不忍心远远离开,干脆到旁边的茶局子喝盏热茶再说,早起人感觉疲倦顺便打个盹儿梦见美女,莫负青春好时光。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共0人参与,点击查看
[!--empirenews.listtemp--]
评论者:baihua [!--pltime--]
[!--pltext--]
[!--empirenews.listtemp--]
登录名: 密码: 匿名
 
 

每日推荐

本类最新

活动

本类排行

热点信息